青涩记忆故事:半夜有人进我家男友不让报警那天我发现他有秘密瞒着我

来源:未知  日期:1970-01-01 08:00

  冯十是横川XX大学的保安。他负责夜班,由于长时间睡眠不足,他的脸上透着不健康的绿黄。

  这天夜里,冯十一个人坐在警卫室里。他的前面是一台显示器,上面是学校四个大门的监控画面。

  一件白晃晃的睡衣孤零零地飘在学校门外,一动不动。冯十平静了一下,壮着胆子悄悄站起身,透过窗户向外看。

  那个女孩没说话,仍僵僵地望着黑黑的远处。而后,她慢慢转过身,说了一句:“刚才有人叫我的名字。”说完,她低着头走进大门。

  他锁上门回到警卫室,接着心不在焉翻看那本发志。他一边看着杂志上面不靠谱的花边新闻,一边想那个女孩,越想越觉得刚才有哪里不对劲。

  突然,他猛地想起,青涩记忆刚才那个女孩走路时似乎一直踮着脚尖。而且,他始终没看见她的脸

  冯十和朱玉一起租了间房子,离XX大学很近。冯十的白天是黑夜,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。

  眼前的朱玉似乎是在梦游,直直地站着,一动不动。他看了冯十一会儿,轻轻摇了摇头,然后就一脚深一脚浅地走了。

  据这个学生回忆说,他在林子里边走边玩,忽然看见一个男人领着一个小孩在前面放风筝。那天一丝风都没有,但风筝却飞得很高。更诡异的是,风筝在林子上空不断地来回飞旋却从未缠上树枝。

  他跟着这对父女往前走,不知不觉走进了林子深处。慢慢地,越走林子越密,男人和小孩都不见了,只有那个红红的风筝孤零零地飘着。风筝的高度很低,他几乎可以与它平视。这时,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往前走了。他看了看脚下,差点尿了裤子,自己竟不知什么时候走上了树。

  “不是,不是他不是人,”女孩有点词不达意,“你快来,7号楼3单元407室。”然后电话断了。

  407室的门关着,冯十刚想敲门,门板就被一个人“咣当”一下拉开。门里面站着的人正是前一天在校门口穿白睡衣的女孩。

  冯十跟着她走进407室。女孩告诉他,她叫唐靖蕊。她说晚上出来上厕所的时候,发现有人翻身爬上阳台的窗户,跳了下去。

  冯十离开的时候听见朱玉也笔直地坐在桌前小声吟唱:“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”

  冯十回到住处,倒头躺下,可怎么也睡不着。他掏出手机,拨通了唐靖蕊的电话。

  朱玉疯狂喜欢着唐靖蕊,但一个小保安怎么配得上她。她把这件事告诉了男朋友华志康。

  华志康让唐靖蕊午夜时分约朱玉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,然后自己叫上哥们儿去让他长点记性。于是,唐靖蕊把地点定在了那片槐树林。

  朱玉收到唐靖蕊的短信,可想而知有多高兴。那天晚上朱玉准时到了,却没看见唐靖蕊。

  唐靖蕊在电话里告诉他,自己在树林里面,让他往里走。同时,华志康打电话约唐靖蕊,说自己临时接了一个很重要的项目来不了,让唐靖蕊多耍耍他。就这样,唐靖蕊用一部手机将朱玉引到了树林深处。

  后来,当朱玉发现上当,在电话里质问唐靖蕊,唐靖蕊说这是想试试他的勇气,她说马上就到。当然,这只是一个很恐怖的恶作剧。

  朱玉打给唐靖蕊的最后一个电线拨出去的。电话接通后唐靖蕊就给他讲了那个三年前的凶杀案。

  一个男人就在林子的深处杀死了一个女孩,然后男人又用十多股放风筝的丝线活活勒死了自己。当人们发现时,那个大得有点超乎寻常的风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树枝上解开了,被狂风一直托浮在空中,连尸体都被拖行了一段距离。

  唐靖蕊讲这件事的时候,电话那头没有一点回应。她忽然害怕起来,担心电话那头已经不是朱玉了。

  达到目的后唐靖蕊心满意足地站起身打算去睡觉,可一转身竟看见朱玉面色惨然地站在阳台上,他的嘴唇动了几下,然后纵身跳下。

  唐靖蕊的声音颤抖起来:“那天,我感觉你很古怪。你好像对我住的宿舍很熟悉,你的每一个动作,每一个表情都像极了一个人。你临走时唱的那句戏词,嗓音腔调都和他一模一样”

  第二天晚上,冯十去接班,看见学校大门敞开着,朱玉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马路中央。冯十心一沉,问:“你一个人傻站在这儿干啥啊?”

  朱玉仍一动不动地望着远处,嘴里淡淡地说:“送人”

  冯十赶忙出去把校门打开,他听到旁边的同学说有人疯了。接着,他看到被绑在担架上的唐靖蕊,唐靖蕊披头散发,双目圆瞪,口中念念有词,已经完全不认得他了。

  早晨7:30,学校保卫科队长带着一个新面孔来到警卫室。队长对冯十说朱玉被车给撞死了。

  队长点着一支烟说:“真他妈邪了。昨天晚上那辆救护车开得好好的,半道上那个精神病不知道怎么把绳子解开了,非要坐副驾驶上。刚开始还挺正常的”

  他吐了口烟,道:“没想到,在离医院还有两三里地的时候,那个女的像见了鬼一样,用脚一下子踩在油门上,死死不松开。没等司机反应过来,车头一震撞飞了一个人——正是朱玉。

  队长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看了看外面,然后凑到冯十跟前低声说:“最吓人的我还没说。那个女精神病从驾驶室飞出去时念了一句戏词,飞出去后又恰恰落在小朱的旁边,两个人的胳膊都伸得笔直,四只手硬硬地抓向对方”

  队长在冯十的耳边继续小声说:“你说他们在临死前是想拥抱对方,还是想掐死对方?”

  睡到中午的冯十出了门,上了一辆公共汽车,下车。然后又上了另一辆公共汽车,下车后买了张地图,打了一辆出租车。冯十拿着地图,向司机指了指上面某个地方。

  下午13:20,一个相貌很帅的小伙子背着包从远处急匆匆地走来。冯十迎上去,拦下他。

  冯十笑笑,声音突然变得很尖,说:“你还记得三年前在西郊发生的那起凶杀案吗?我”突然,天空劈下一个炸雷,雷声将冯十后一句话完全淹没,但华志康显然听见了。他面色悚然,有点不相信似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华志康头顶上的电线被那根歪倒的电线杆拽到极限,终于有一根脱落,从半空中“噼里啪啦”地甩下来,正击他的脖子。他被击出两米外,直挺挺躺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

  三年前,华志康刚上大一。他唯一的兴趣就是上网和异性聊天,接下来吃饭、看电影、上床直到一个曾与他有过鱼水情的女人找到华志康,说怀了他的孩子。

  华志康此时已经完全忘了这个女人。他要求对方把孩子做了,但女人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。华志康的答复是,只要别来烦他,孩子随她生。

  两年过去了,就当华志康快要将这件事遗忘殆尽时。女人的丈夫找来了,他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。

  但他爱自己的妻子,他想把孩子还给华志康。这个父亲带着女儿来到树林,在电话里告诉华志康,如果他不来,自己就带着孩子去学校。

  两个男人没沟通几句就谈崩了,气急败坏的华志康一脚踢开女孩,怨毒地说:“既然谁都不想要,那就弄死她!”

  就在这一刻,华志康犹如恶魔附体,他拿起地上系风筝的线轴,扯出几股猛地从后面勒住了男人的脖子。两三分钟后,男人死了。

  就在他感觉女孩马上要咽气的时候,原本闭眼挣扎的女孩蓦地瞪大眼睛,死死盯着华志康的身后。(作品名:《凶夜》,作者:今古传奇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禁止转载)